笔趣阁小说网 > 退下,让朕来 > 第893章 893:分外眼红PLUS(下)【求月票】

第893章 893:分外眼红PLUS(下)【求月票】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93章 893:分外眼红PLUS(下)【求月票】

    顾池艰难挤出一抹比便秘还艰难的笑容,生硬道:“不是熟人,我跟他不熟。”

    他是很喜欢看热闹吃瓜。

    但不代表什么烂瓜他都吃。

    有些瓜有毒,尝一口可能毒发身亡。

    顾池想要将自己的袖子抽回来,奈何秦礼郎心似铁,不肯松手,甚至还动用限制行动的言灵。这一波操作属实算是小刀拉屁股,开了眼。他压低声音道:“秦公肃1

    秦礼通过他的反应,更加确定那青年的身份有问题,忍不住追问:“祈元良?”

    顾池内心恨不得拍祈善小人。

    这俩陈年旧账,为何要牵连无辜池鱼?

    他装傻充愣:“什么祈元良?”

    祈善好心情地掀开布帘出了营帐。

    祈善被她这话堵得险些岔气,从怀中掏出包着纸的东西,有点儿厚度,大小看着像是请帖。她懵逼打开,入眼便是黑底黄字的请帖,不知什么材质做的,手感温润丝滑,有点儿像天鹅绒。沈棠不用打开请帖看内容,光是这个配色就让她想起不好玩意儿。

    沈棠扶额:“真不知你瞒这么深。”

    确实没怎么见祈善为金银俗物犯愁。

    她感觉自己脑仁疼:“你就作死吧1

    完全是猫的属性埃

    他相貌平庸,但声音却极好听。

    她的舌头差点儿打结。

    他加入众神会也是意外,作为没什么底蕴的底层文士,很多资源不是他努力就能接触到的。原先是准备利用完众神会再撤,但没想到众神会这么好利用,看似神秘严谨的制度存在着极大漏洞。年少祈善摩挲下巴,铤而走险吃第一份空饷,一发不可收拾。

    祈善道:“要紧事情都解决了,剩下的琐碎杂事,官署官吏可自行处理,也知会过半步照看,而且我还留了一道文气化身,外人并不知我离开。待事情了结就会回去。”

    祈善抹了一把脸,讪讪道:“秦公肃,这回真不是有意骗你,只是从四宝郡一路赶来需要隐瞒身份,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你,还没来得及打好腹稿。不想公肃慧眼如炬,一眼就勘破真相,比当年有长进。”

    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六个字,就一个是真的!

    秦礼将佩剑送回剑鞘,剑身与剑鞘摩擦动静引得顾池低头,内心骂骂咧咧——秦公肃要是失了准头,这一剑要误伤自个儿的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瓜果然难吃!

    沈棠尴尬道:“这个倒是没有,招揽公肃之前,我也跟他说了不会让他动你。倒是元良,你犯得着故意戏耍公肃么?”

    “如今,我也算小有家底了……”沈棠深呼吸,刚要开口劝说祈善脱离众神会,脑子一转又想起自己需要在众神会有个内应,而眼前的祈善都要干到分区一把手位置。

    沈棠没想到秦礼会去而复返,还来了个自称是祈善派来的人。她看看秦礼,又看看陌生青年,后者在前者斜后方一个身位,正冲着自己挤眉弄眼,张口做了无声口型。

    顾池露出一瞬蛋疼,似乎没想到对方连腹稿都不打一打,张口就来!反观秦礼这边也被青年应对弄得措手不及:“谭韶?”

    沈棠:“……”

    她真担心祈善那破嘴再挑衅两句,秦礼的血压要爆了,这个世界可不好处理脑血管破裂啊!万万没想到,秦礼居然将佩剑收回去,冷冷瞥了眼祈善,冲沈棠行礼告辞之后,头也不回离开,让沈棠瞠目:“公肃,怎么走了?不该匹夫一怒,血溅三尺?”

    不轻不重,从容温和。

    沈棠:“……”

    青年答道:“四宝郡治所任职,乃是主簿帐下文吏,奉了命令来送紧要文书。”

    祈·披着马甲·善:“……”

    祈元良这厮惯会火上浇油,秦公肃本就对他当年一事耿耿于怀,如今见面又戏耍,仗着主公偏爱,他是真不怕被恼羞成怒的秦礼大卸八块啊!祈元良迟早会死于贱!

    秦礼侧身让路,青年拱手行礼。

    “你——要借谁?”

    “进来吧。”

    眼前青年的气质跟当年那人太像了!

    良久,他开口:“你叫什么?”

    沈棠抬头看着营帐门口的方向,没有收敛气息的秦礼去而复返,正站在主帐不远处等着,她道:“没事,元良慢慢想吧。我看啊,公肃这顿毒打,你是免不了了。”

    她不由得想起初见祈善那会儿。

    秦礼顺手就给拔出来了!

    祈善险些被她的话气笑了。

    他眼神闪躲,叹着气将故事从头说起。

    这个结论险些让秦礼憋出一口血。

    但,能晚一点儿是一点儿。

    她知道秦礼和祈善之间有旧仇,若今日真帮祈善,秦礼这边就不好哄了。心思一转,全当自己不知:“元良让你来的?”

    秦礼又问:“谭清光?”

    祈善目前的头衔仍是主簿,但手中实权相当于四宝郡郡守。沈棠这一年势力变动太大太快,具体的改动还要等新的官制确定。派遣身边文吏过来送文书,定不是小事。

    这枚令牌还真是祈元良的。

    “主公就不好奇,以善的出身家底,常年在外奔波,为何衣食无忧?”若是祈善想要高调,他能一双手戴二十个戒指!

    看着青年的背影,某种熟悉感仍挥之不去,秦礼抬手施展一道窥心言灵。倘若青年是普通人,必然无所察觉,若是文士……

    合着,穷的只是她???

    “这是明晃晃的挑衅1

    居然把秦礼、姜胜、荀贞、寥嘉……这些人的马甲用了,他们知道自己在众神会算是骨干成员吗?祈元良真是不怕翻车!

    “你要能说动他们,我就答应借人1

    他似乎在迟疑怎么开口。

    “不知下官哪里冒犯秦君?”

    沈棠:“……”

    “他不是祈元良,你这般反常作甚?”

    在四宝郡留了文气化身?据她所知,目前文气化身能跟本尊长时间长距离分开,还能自由活动的,便只有宁燕夫妇的文士之道【子虚乌有】,祈善又是怎么做到的?

    只是,她一向信任祈善,也不过问。

    沈棠:“……”

    不待祈善开口又道:“谭清光?”

    祈善的答案也没有辜负她的脑洞。

    生硬改了话题:“元良这次过来就是要向我坦白这件事情?写一封信就行了。”

    青年步伐微微一顿。

    额,这个该怎么说呢……

    也难怪谭韶手中会有主公令牌。

    二人拦在必经之路,青年绕不过去。其中一个还拔剑,咄咄逼人,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危险。青年面上不见惧色,从容作揖行礼,道:“在下姓谭,名韶,字清光。”

    但秦礼更加信任自己的直觉。

    这下轮到祈善这边支支吾吾。

    看到桌上有个东西都想手贱打翻。

    “哦,这是个误会。”

    许许多多勋贵世家还都是众神会的社员,他们从众神会汲取无数好处,犯不着将它铲除,这跟挖自己的血肉有什么区别?

    沈棠的脸色阴晴不定。

    祈善吐露一个让她额头青筋暴跳的情报:“众神会每隔几年就会召开地区大会,大会时间临近,上面将地方设立在临镇。我作为副手要负责一些事宜,是来开会的。”

    秦礼寒着脸色以言灵追上,青年掀开布帘的动作一顿,似不解地看着身侧秦礼。

    青年点头,又将狐疑视线落在秦礼扯顾池袖子的手,不解问道:“二位这是?”

    短暂交锋却被沈棠的声音打断。

    沈棠:“……”

    二人拉拉扯扯,青·话题中心·年已经近前,他正用一种莫名又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们,似乎诧异二人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三人面面相觑,直到被龙吟虎啸之声打破。

    秦礼:“……”

    翻译一下,是“谭韶,清光”四字。

    祈善道:“那只是顺带的。”

    沈棠:“……”

    “众神会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棠半晌憋出一句。

    “秦公肃,你仔细看看,那人的脸跟祈元良哪相似了?你是一朝被蛇咬,看谁都像祈元良1以文气破除脚上束缚,同时用另一手去摸腰间佩剑,准备给袖子来一剑。

    顾池看到秦礼手中眼熟的佩剑。

    而在当年,祈善用的还是假名,从姓到名到字,除了性别,居然没一个是真的!

    沈棠不服气:“你哪里没瞒了?”

    空余的手去摸自己佩剑,果然——

    祈善的文士之道约束双方,她一点儿不怀疑对方的忠心,但他的经历仍旧让她感觉很爆炸。为了吃空饷居然与虎谋皮!

    此刻剑锋虽未对着陌生青年,但杀气全冲着对方去的。不用怀疑,一旦青年有什么异样举动,秦礼就会毫不犹豫刺向对方。他微眯着眼,仔细打量青年面庞,似乎想从这张平庸的脸上看出伪装痕迹。奈何这脸浑然天成,怎么看都像是娘胎带出来的原装!

    他恨不得自己有八条腿,跑得再快些!

    顾池气得不行,他有充分的理由怀疑秦礼是因为他刚才抢播种机,伺机报复!

    祈元良这是火上浇油吧?  <div class="contentadv">